终年的大雪在这个小小的城市唱着主角,早已像食物般伴随着人的生活。


入冬了,夸过了北半球的4​0​度的纬度线,S​​市已经被茫茫的白雪覆盖。刚刚从南部的亚热 带回来的我被这寒冷的空气侵袭的直激灵。早已吹习惯了太平洋吹向内陆的风,并不是很 湿润,更像是从沙漠和绿洲的空气混合体,有一丝干燥,也带着一丝清爽。毕竟那是直到最冷的十二月和一月​,白天还能穿短袖的地方。

又一阵刺骨的冷风打断了我对温暖的回忆。我推着行李车走到了机场外靠近马路的地方, 能更方便的看到来往的车辆,也让接我的人能远远的看到我。这是一个小城市的小机场, 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航站楼和旁边的一个停车楼,跟我一个航班的人也熙熙攘攘的从航站楼 里面出来,我们应该是今天的最后的一个航班。很多人脸上的表情是那种疲惫又欣慰的神 情。一般这么晚才到的航班都坐满了回家的人。我也是“回家”,回到一个住过几年的地方 ,不知道留在这里的朋友们怎么样了。

来接我的是胖子,回来之前我就打电话给了胖子约好了他来接我。胖子当然不叫胖子,他其实也只让我们几个走的最近的朋友叫他胖子。在别人那里,他更爱听到洪哥这样的称呼。因为他很有钱,平时给别人的感觉也会是买东西和花钱特别随意的人。这样的人很多年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,当然不可能看低自己,同时希望得到别人的尊敬。这两年联系的并不多,我只知道这两年他留在了这里念完了研究所,以前的女朋友好像一年前跟他分了手,其他的事情还等着见面了再聊。

他告诉我他没有换车,果然我远远的就看到了他的s​uv​,我挥手示意,他也看到了我。他 一下车我差点没认出来,没想到过了两年,他居然开始续起了胡子,圆圆的脸上还是笑容满面,但是一张脸配上大胡子不得不说显得比实际年龄大了很多。

”​这性感的大胡子,没有女人也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吧。”我带着笑说

”​哈哈,你走了两年还知道什么啊,我这样多成熟稳重,怎么会担心没有女人喜欢“他不以为然笑着说。放好行李上了车他说,”其实不瞒你说,过两天还有个姑娘要从N​​市过来找我呢。“

”​看来是我落伍了“我笑着答道,对他这样时时刻刻充满自信心的人,我有时候说的想的也会很随意,知道他并不会太在意我不时的对他轻言讥讽。

”​冰呢?“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后悔了。

”​她啊,我们还在联系呢,似乎最近过的不是很顺利吧,所以又想起我来了,时不时的会 给我发发短信打打电话的”胖子的回答没有太多的感情色彩,我感受到他有些隐瞒,毕竟不愉快的回忆再翻过来,换做是谁也不想多说吧。

冰就是一年以前离开了胖子的那个女生,也就是胖子的前女友。回家的路上我们一路无语 ,我也太疲惫了不想说话。

回到了以前住过的公寓,我进门还是看到了熟悉的白色餐桌,陈旧褪色的沙发,还有散发着昏黄色灯光的落地灯。一年前我离开以后胖子就搬进来这里,他并没有动那些以前的家具和基本的装饰,反而给了我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“​你的房间正好帮你空留出来了,中间有一些别的人住过,不过你用过的床和柜子都还在,应该也没什么问题”胖子帮着我搬完了所有的行李对我说。

“​好的,那你也早点休息吧,我们明天再聊”我对他报以感谢的微笑。

"好的,那我我就先走了,有什么事情记得联系我“

”我回自己家了,还能有啥问题。" 我说完,胖子跟我道别回自己那去了。

就剩下我自己了,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能吃的。发现冰箱里还有两瓶Adams牌啤酒。我打开了 一瓶,随机打开了手机上的音乐。放的是21 grams的同名曲子 21 grams,一个不知名的小乐队,我爱在我感受起起伏伏的时候静下来听一听,让我安静下来想一想事情。

在坐上启程的飞机之前,我就大致的罗列了一下回来需要找的人。首先我当然先要跟胖子好好 的聊一下,我走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对我有影响的事情。或许我并未完全知晓,所以能从中找到那个真正需要我,在这里等着我的“朋友”。

再接着我想到了"瓶子",一个我并不是非常想提起,但是总让我内心作祟的姑娘。我不想提起她的原因很多,想见她的原因也有很多。不知道见面会不会尴尬,也不知道会说出来什么样的话 ,一切等着见面的时候才能知道。

还有就是水哥,另一个在这里的老朋友,之前也跟我当过一小段时间的室友。后来没多久就因为找了女朋友就搬了出去抛弃了我和胖子。现在还跟女朋友如胶似漆的住在一起,我自然也得 去找他们叙叙旧。

能想到的暂时也就这么多。

我放眼望出窗外,洁白的雪地在月光和几盏路灯的映照下几近发亮。我心念转动,我不知道这片苍茫的雪地是不是正是那白色的“他”所存在的地方。显然那片白色之中,自是他最好的藏身之所。既然如此,我是不是也将要在这片雪里面找到他呢?


Kresnikwang

Kresnik的随想和技术空间
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